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国资报告:产权交易市场谋转型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国产权交易市场诞生30周年。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创新,产权交易市场用公开、竞争的制度设计,实现了国有资产的阳光操作,最大程度上发现投资者、发现价格,在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国有企业改制重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成为和证券市场并列的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映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这对产权交易市场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许多产权交易机构正纷纷谋求转型升级,加大市场化改革和创新力度,以期在国有资产转让和资源优化配置过程中发挥更多作用。

服务国企改革

 

19883月,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行企业产权有条件地有偿转让,使闲置或利用率不高的资产得到充分利用。至此,企业产权的有偿转让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19885月,武汉市企业兼并市场事务所率先成立,我国产权交易市场由此正式诞生。

“经过30年的实践,产权交易市场已经成为我国资本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构建了国际上独具特色的国有资产阳光配置平台,在服务国资监管、国企改革,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产权协会会长吴汝川指出。

据中国产权协会统计,2013-2017年,接入国资交易检测系统的35家机构,共完成国有产权转让交易金额9658亿元,较评估值增值1535亿元,增值率将近20%

比如,由北京产权交易所操作完成的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公司转让航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及部分债权项目,以207.67亿元高溢价成交,国有资产实现增值18倍之多;由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操作的中新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股权转让项目,历时5个多小时激烈报价,最终以39.39亿元成交,增值23.36亿元,创下了重庆市国有企业股权转让增值额新高;广东省产权交易集团以拍卖方式,成功组织了广东国投破产财产整体处置项目,该项目以551亿元成交,增值104亿元,增值率23.34%,最大程度保护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表明,通过产权市场的运作,很好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有效防范了国有资产流失,产权市场已经成为国有资产交易领域建立健全惩防体系的重要抓手。”吴汝川说。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近年来,产权交易市场也以实现产权保护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使命,成为引入社会资本、推动国有企业实现“混改”的主战场。

数据显示,2017年,产权交易市场共完成混改项目1091宗,交易额1752.5亿元。其中,社会资本通过受让股权的方式完成项目899宗,交易额合计981.6亿元;通过增资方式完成项目202宗,交易额合计770.9亿元。

比如,由北京产权交易所全程参与操作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旗下动车网络公司49%股权转让项目,成功引入腾讯公司和吉利控股两家战略投资者,项目成交价格43亿元,增值率41%,中国铁路总公司由此成功迈出“混改”第一步。航天科工火箭技术公司增资项目,则是军民融合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混改案例。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为融资方引入8家社会投资机构,募集资金12亿元,标志着我国航天骨干企业向社会化和市场化迈出重要一步。

“十八大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和地方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等国企改革核心工作的力度持续增强,产权交易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各地产权交易机构涌现出大量优秀案例,企业国有资产通过产权市场实现优化配置,为企业后续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吴汝川说。

新时代 新要求

2015年以来,随着相关政策的出台,产权交易市场的作用边界进一步拓宽,也面临着新的挑战。

2015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首次从党中央和国家层面确立了产权交易市场是资本市场的定位,这一方面是对全国产权交易市场过往业绩的肯定,也是新时期对产权交易市场赋予的新的职责和使命。

2016624日,经报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国资委和财政部联合发布并正式施行《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该文件明确要求,国有企业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行为应当在产权交易机构中公开进行,进一步拓宽了产权交易市场的作用边界,为产权交易市场注入了资本市场业务内容,全面开启了产权交易资本市场的发展进程。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映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

新时代对产权交易市场平台建设、服务能力、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均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然而,产权交易市场距离成熟资本市场还有一定的差距,存在一系列的问题和不足,包括因行政区划影响,机构各自为战,市场整体影响力不高,聚集和整合各类资源综合服务能力不强等。

对上述问题,国资委产权管理局副局长李晓梁建议,首先是牢牢把握服务国企改革,服务要素资源配置的资本市场定位。李晓梁指出,当前国企改革处于全面深化发展阶段,包括混合所有制改革、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处置僵尸企业等重点改革措施正在落实。2018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提出了鼓励国有企业通过出让股份、增资扩股、合资合作等方式引入民营资本,鼓励国有企业充分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进行股权融资等措施。

在李晓梁看来,这些要求和产权交易市场业务是紧密相关的,既是产权交易市场难得的发展机遇,也是肩负的历史责任。“产权交易市场不能安于现状,要立足权益资本市场定位,站在服务国家战略,服务国企改革的高度,去筹划产权市场的未来发展,拓展业务领域,开展业务创新。”

李晓梁还建议,加强交易机构之间、交易机构和其他机构之间的协同,实现合作共赢。在李晓梁看来,产权交易市场是由各种产权交易机构共同搭建的一个市场平台,所以要提供高质量、深层次的服务,就不能单打独斗,必须符合市场规律。

李晓梁指出,一方面,机构之间要通过加强业务协作,业务协同,打破传统的行政区域分割,树立产权市场的整体形象,这也是今后产权市场发展的必然趋势。另一方面,要在集聚上下游资源方面下功夫,包括审计、评估、法律咨询、投行、金融机构等。“要有能力为企业提供全流程服务和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持续提升产权市场的服务水平和服务能力。”

吴汝川则强调,产权交易市场要有主动融入的意识。“产权交易市场作为承载一定政府管理经济职能的交易平台,必须提高政治站位,提升主动融入意识,在服务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的大局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落脚点。”吴汝川还指出,产权交易市场应坚持用创新驱动发展。“创新始终是产权交易市场发展的不竭动力,产权交易市场要成为真正的资本市场,就必须具备与资本市场相符的服务能力。”

交易机构谋求转型

记者梳理发现,针对上述挑战和要求,许多产权交易机构已经着手转型升级,一方面,通过实行公司化改制,加大市场化改革力度,另一方面,通过资源整合,重塑业务体系,加强创新力度,从而不断巩固国有产权交易业务,全面推进资本市场建设。

比如,重庆将国家的改革要求与地方实际充分结合,以产权交易资本市场为主体,整合建立了统一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并采取“政府强监管、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管理”的体制机制,取得了明显成效。“重庆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充分体现了产权交易资本市场的责任担当和规范与创新、公平与高效高度融合的服务理念,有力推动了平台建设发展,实现了多重改革目标。”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业军说。

据周业军介绍,重庆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后,“政”“市”边界更加清晰,财政负担有效减轻,交易成本大幅下降,平台建设经济高效,服务效能也大幅提升。2017年,重庆联交所完成各类交易2838亿元,同比增长33%,实现交易增值和资金节约306亿元,同比增长71%,平台交易规模、交易质量和创造的经济社会效益均达到历史较高水平。

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则针对当前市场主体日益增长的“高端化、个性化、集成化”定制需求,与产权市场“服务意识淡漠、服务内容单一、业务模式固化”之间的矛盾,率先提出了“产权公社”生态圈理念。

山东产权交易中心党委书记、董事长苗伟介绍说,产权公社生态圈旨在通过自身的“阳光平台”,吸附各种资源,打造更多的配套服务机构,与各类中介机构共同形成综合配套服务体系,不断向前、向后、向外延伸业务链条,最后将海量的个人和买卖双方黏连起来,形成一个共生共享的“产权公社。”

“我们将争取把产权公社打造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的‘资源要素融资市场’,创新共享经济新模式,打造现代金融新业态,竭力服务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实施。”苗伟说。

像重庆、山东这样的产权交易机构改革创新的案例还有很多。据吴汝川介绍,如今,北京、广东、湖北、广西、黑龙江等地产权交易机构均在集团化方面迈出实质性步伐,承担起区域要素市场体系建设的建设者和推动者的责任。同时,全行业更加注重金融化服务和投行化提升,纷纷打造“平台+投行”服务模式,着力拓展券商、基金、投行、咨询等机构合作,与标准资本市场对接,并建立投资入库,产权交易市场的交易规模也呈现出跨越式发展的态势。据中国产权协会统计,全行业12类业务,20162017两年总交易额近16万亿元。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通过产权交易市场盘活存量资产超5000亿元,平均增值率近20%

20187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提出,有序推进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放权。将包括国有产权流转等决策事项的审批权授予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随着国有资产监管体制的进一步完善,各级国有企业势必将加大力度处置低效无效资产,加快并购重组。” 中国产权协会党委书记、秘书长夏忠仁说。

201810月,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选取了百余户中央企业子企业和百余户地方国有骨干企业,启动了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国务院国资委下发的《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作方案》要求,在20182020年期间全面落实国有企业改革“1+N”政策要求,把国企国资改革向纵深推进。

夏忠仁表示,可以预见,未来两年围绕“双百行动”兼并重组和“混改”的力度将进一步加大,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在这一大背景下,产权交易行业必须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大对国有企业改革发展作出的决策部署,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凝聚起全行业助力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强大力量,站在更高的起点,更深层次、更广范围、更大力度去谋划发展。”夏忠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