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期待理论大突破为国企赢得改革新空间
来源:     发布时间:

在公有制基础上建设市场经济,搞好国有企业,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伟大实践。而我国最近十几年来国企改革比较滞后,重要的原因,是国企改革所涉及的诸多基本理论问题没有厘清。比如国有企业能搞好吗、什么叫国有经济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混合所有制中的国有资本和非公资本的关系是什么、国企应在哪些领域存在、国企的收益属于全民吗、谁来选择国企的经营者等等,都需要在理论上获得突破,以便为改革实践扫清障碍。

王福重

改革走到今天,国有企业改革,再度成为焦点。因为没有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整体经济改革就不会有实质性进展。最近十几年来国企改革比较滞后,重要的原因,笔者以为,是国企改革所涉及的诸多基本理论问题没有厘清。比如国有企业能搞好吗、什么叫国有经济的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混合所有制中的国有资本和非公资本的关系是什么、国企应在哪些领域存在、国企的收益属于全民吗、谁来选择国企的经营者等等,都需要在理论上获得突破,以便为改革实践扫清障碍。

上世纪90年代末期大规模的国企改制,抓大放小,其后,上市融资、各种项目、各种刺激计划的支持,一大批国企,特别是央企,壮大起来。似乎很有理由认为,国有企业一样能搞好。但是,根据财政部的数据,2011年非金融类国企的总资产回报率仅为3.25%,而2007年的峰值是5%。也有机构的研究指出,如果把国企获得的廉价土地等自然资源、优惠金融支持、免费牌照等考虑在内,整个国企实际上是亏损的,即只有会计利润,没有经济利润。

有人说,欧美不是也有国有企业?是的,可正如弗里德曼在《资本主义与自由》中所说,实践总是落后于思潮。战后欧美国家的国有企业较多,是战前和二战中集中计划经济思潮的反映。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伴随凯恩斯主义破产以及国有企业病症越发严重,欧洲和美国兴起了经济自由主义思潮,由此在七十和八十年代引发了私有化浪潮。

弗兰克·奈特曾说:要么社会主义,要么市场经济。在公有制基础上建设市场经济,搞好国有企业,是前所未有的伟大实践。

十八届三中全会再度重申,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在我国整个社会总资产中,国有资产无疑占绝对优势。如果把土地等自然资源性资产,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非经营资产都算上,国有资产还是最大的部分。但是,如果仅仅考虑典型的工业部门的资产,则国有企业已没有这个优势了。这就引出了一系列问题:什么是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它与主体地位,是什么关系?如果没有主体地位了,还有没有主导作用?特别是,作为主导的国有经济,应不应该对他们提出技术创新和进步的要求?在主要基于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只要排斥竞争就能赚大钱,因此反而缺乏创新动力的条件下,如何激励他们创新?要知道,强大的中石油和中石化,连页岩气开采这种难度不高的技术都还没有掌握。

三中全会《决定》在强调国有经济的主体和主导地位的同时又提出,坚持发展其他所有制经济不动摇。那么,国有经济和非国有经济,或更一般地说,公有经济和非公经济,在法律上和实际上是平等的吗?

现在大家都在谈混合所有制。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并制定非公有制企业进入特许经营领域具体办法。最新的政策在鼓励国有企业引入非公资本,形成混合所有制。截至2012年底,中央企业及其子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378家,上市公司中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超过53%。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上市公司681家,上市公司非国有股权的比例已超过60%。中石化最近就出台了相关的实施办法,一度引起股市的积极反映,但很快又沉寂了下去。

联想到曾给国人带来不小希望的非公经济三十六条没多久就变得悄无声息,因此,不管现在政府对混合所有制有怎样的承诺,有个疑问始终挥之不去:非公资本进入国企,形成混合所有制后,非公资本能否获得尊重,双方能否长期共存,而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终究还是寄人篱下?

现在比较趋于一致的观点是:国企应退出一般竞争性领域,而继续在关键领域,经济命脉部门,居控制地位。可问题又来了,究竟哪些是关乎国民经济命脉的部门,哪些是关键领域?迄今并没有被一致认可的标准。大多数情况下不过是打哪指哪:国企已在某个领域存在多年,于是这个领域就被归为关键领域。比如,如果石油、石化,就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部门,理应由国企来主导。那照此逻辑,粮食生产呢?食品工业呢?不也是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部门吗?还有,烟草行业由国企主导,为什么制药行业反倒可以国企不主导?

对国企征税的依据,是国有企业是相对独立的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的理论。所以,在对国企的收益征收所得税后,税后利润一部分上交财政,还有一部分留在了企业内部,归企业自由支配。这个理论是大可存疑的。税收的本质是对私的侵犯,国企却是国家所有的。但这个理论似乎为对国企征税找到了依据。但国企本不应该有,也根本没有自身的独立利益。国企执行的是财政的职能,它的全部利润,都属于国家或全体公民。不能不说,国企高管的高额年薪、部分国企职工动辄上万的住房补贴和公积金、豪华的办公条件和福利待遇,似乎让全民所有的企业部分变成了国企职工的企业,都是这个理论的产物。更糟的是,从1994年到2007年,国企几乎没有上交国家财政一分钱的税后利润。

国企到底要不要交所得税?笔者以为,只有不交所得税,国企才能真正成为全民企业,其利润,才能归全民所有。

企业治理结构要解决激励机制与经营者的选择两大问题。对第一个问题,已经比较成功地解决,甚至存在激励过度。而在经营者的选择上,却不尽如人意,中石油、铁路系统多位高层涉嫌腐败犯罪,触目惊心。国企名义上属于国家或者全民,但没有自然人的所有者,实际是由各级官员在任命国企的领导层,当然不能保证选出的是合格的企业家。

从理论上说,企业控制权与剩余索取权应尽量匹配,如果控制权与剩余索取权不匹配,名义上的所有者无法监督拥有控制权的人,而控制权不能有偿转让,怎么能避免企业经营者为争夺控制权的内斗?